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有限公司 文化园地 愿有岁月可回首-pg电子试玩

愿有岁月可回首

发布日期:2024-01-17   信息来源:科研设计院   作者:郝修芳  字号:[ ]

近日,偶尔读到元代诗人李之仪的《咏苍髯》,让我这个即将退休之人感慨颇多。

“青丝白发一瞬间,年华老去向谁言。春风若有怜花意,可否许我再少年?”

或许这也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

1980年,当我还是一个懵懂又青涩的少年时,接过父亲的担子成为了一名水电工人。

一个从小生活在豫东大平原、尚在读初中的农村娃来到群山环绕的十一局故县水库山南砂石筛分厂(今六分局),当了一名皮带机运转工。环境的改变使我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又无知。

当时,砂石筛分厂还在建设中。自己因为年龄小,又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就整天跟着师傅们在工作时取送些工器具。一次,师傅让我去仓库取把榔头,我不知道什么是榔头,转了一圈就空着手回去了。师傅问我取的榔头呢?我说:仓库没有。师傅听完就自己去取了一把,回来问我:这是啥?我说:锤子。因为在我们老家那边没有人给锤子叫榔头。搞的师傅哭笑不得。类似的事情还闹过很多笑话,也成了师傅们工作之余的开心一刻。

下班之后,则是我和“鬼子六”最疯狂的时候。师傅们劳累一天,都会选择洗洗躺倒床上休息一会等待吃饭,而我们俩总是精力旺盛。因为一批来工作,住在同宿舍,年龄又相仿,经常在宿舍打打闹闹,闹过分了,同宿舍的师傅就会呵斥“你们俩出去闹去”!

再严厉的呵斥也只能换来片刻的安静,少年的天性就是没有记性。

那时,大家最大的娱乐项目就是看电影。局工会每个月都会在月末排好下月的电影表,一般安排七八场在山南、山北倒片子放映。每逢看电影,大家吃完晚饭就纷纷带着小板凳来到河边一块空地改造成的电影场,嗑着瓜子、打着“灭三家”等待着电影开始,这是最惬意的时刻。时间久了,电影场地面就有了厚厚一层瓜子皮,走上去就像走在毡毯之上。没有电影可看时候的业余生活就是传阅杂志、报纸。《读者文摘》(后改名“读者”)《小说月刊》《大众电影》《妇女之友》《工地战报》(今《今日十一局》)等都是大家争相抢阅的精神食粮,《工地战报》因报道故县工程中的身边事较多,也是大家喜爱的报刊之一。

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邮递员送来报刊和收到家书或同学来信,然后再及时回复信件。

日复一日,贫乏单调的业余生活有时也会让人琢磨点事。进入砂石骨料正常生产阶段,皮带机的托滚检修在取下轴承时,榔头砸在涂有黄油的中轴上很容易滑偏伤到手,我们班长李师傅就发明了一种液压拆卸装置解决了此问题。我就想,能不能写篇报道呢?利用业余时间憋了一个多星期,一篇五百来字的“大作”终于出笼。那时,没有网络,没有打印机,只能是手写(俗称“爬格子”)、跑腿送。带着“大作”,从山南到山北,经过多次问询我终于找到了《工地战报》编辑部,一位姓田的老师接待了我:“文章素材挺好,就是结构有点乱、文字表达也不够精炼”。看我懵懂的样子,田老师就如何修改现场给我上了一课。回到山南,按照田老师的意见,修改、重抄,两天后终于完稿。

一天,我下班刚走到生活区,一位工友老远就喊我“你上报纸了”。我迫不及待地抢过报纸,找到自己的名字,那种美滋滋的、骄傲的、神气的爽劲至今都可回味。

从此,我就慢慢喜欢上了写字。

十年一觉山南梦。1989年国庆节,我被调到了故县分局团委,从此开启了我的政工专业工作之路。

如今,回忆着四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想找寻到一点曾经的辉煌,很遗憾,竟想不起半点的闪光,只有一路的平常。或许,用平淡、平凡、平庸做为自我评价的标签更为恰当。感觉苏轼当年在路过郑州时留下的《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的诗句,就像是冥冥之中留给我的一样。

“当时只道是寻常,待到懂时已沧桑"。人活一世,是从稚嫩走向成熟,从懵懂走向睿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注定会经历千回百转,学会承受,懂得淡定,明白人生的真谛。到了这个年龄,也会恍然醒悟很多东西,亦会怀念从前的种种经历。但从事水电行业我未曾后悔过。





浏览次数:

网站地图